弹好钢琴即兴配奏的要领

钢琴 2016-05-01 278 0 10587字
- N +

ba8a80a4590f7d51e0375f3ce779c9ce

序言
钢琴即兴弹奏是一种即席创作的综合性艺术。它的动人之处在于不用依靠任何视谱和背谱,却能随心所欲地弹出优美动听的音乐来。而为歌曲或乐曲做即兴的配奏是即兴弹奏中的一部分,也是我国音乐专业的一个新兴专业方向。
19世纪以前,即兴演奏是每一位器乐演奏者所必备的技能。当时的音乐会,在开场之前,会有一位演奏者在台上即兴地弹奏不同情绪、不同风格的乐曲,起到候场和使观众安静等待的作用。
即使在贝多芬、海顿、莫扎特,甚至到了肖邦的时代,即兴弹奏依然盛行。许多的钢琴演奏家都是即兴弹奏的大师。至今,我们依然可以在一些音乐趣味书籍中,读到那些音乐家的故事:某两个演奏家在朋友的沙龙聚会中,规定一个主题,比赛即兴弹奏。那高超的钢琴技术以及绚丽的和声色彩,令人惊叹。而一些好的作品,记写下来就成了流芳百世的音乐典范。
但是,在19世纪中叶以后,工业化的进程使社会分工越来越细。由于印刷业日益发达等诸多因素,即兴弹奏逐渐被遗忘了。
当今时代,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人们对艺术质量和种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在许多大型娱乐或文艺活动中,经常会遇到需要即兴配奏的情况。而有不少钢琴弹得很好的人,面对需要为歌曲或乐曲进行即兴配奏时,却不知所措。因此,钢琴即兴配奏,成了许多钢琴爱好者的愿望。
那么,钢琴即兴配奏只是一个愿望吗?
当然不是。钢琴演奏者只要进行一定的规范学习和训练,钢琴即兴配奏就能成为现实,成为表达自己心灵之声的自由飞翔的翅膀。
其实,即兴配奏与说话很相似,相当于一种即兴的演说,只不过,它是用钢琴在“说话”。音乐也是一种语言。就像所有的语言都有自己特定的词汇和语法一样,音乐也有自己的词汇和语法,并且不同地域、不同民族的音乐语言也十分丰富,各有不同。在即兴配奏中,钢琴技术就好比是词汇,弹奏技术越好,就意味着词汇量越大;而和声技术以及曲式、作曲等知识,就相当于语法,只有语法正确,才能将词汇转化成不同风格的音乐语言。这两个因素在即兴配奏过程中,缺一不可。只有将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,才能使即兴配奏的作品符合音乐作品原有的风格和味道,具有丰富多彩的动人魅力。
简单地说,即兴配奏的原理就是“怎样弹奏和声”。但这又不单纯是和声的问题,它还包含如何选配、用何种形式弹奏的问题,而配与弹又要根据具体作品音乐形象以及情绪的需要,这就要求即兴配奏者还应该具备分析能力和综合应用能力。因此,即兴配奏是一系列音乐基础知识、技能运用于实践的具体体现,它反映了即兴配奏者的音乐知识、技能水平和综合运用能力。
目前,有一些人对钢琴即兴配奏,还存在一些误区,认为钢琴即兴配奏就是顺手弹奏,不去考虑音乐内在的和声语法规律以及音乐的风格类型,甚至觉得不用学习就会。因此,许多的钢琴即兴配奏杂乱无章、“千人一面”等等,大大降低了其音乐的艺术表现力。针对这些情况,本系列文章从九个方面进行了阐述,说明一个规范而富有艺术感染力的即兴配奏,应该是全方位综合音乐知识以及技能的体现。
不同的人面对同一段音乐,会有不同的感受;而且,即使是同一个人、面对同一段音,在时间、环境、个人心境等主客观因素发生改变时,都会触发不同的灵感。因此,钢琴即兴配奏的训练和表演,除了规范及富有乐感的即兴配奏技术而外,强调的是即时性与创造性,捕捉住瞬间的灵感暴发与音乐碰撞出的火花。所以,即兴配奏的魅力可用现在最时尚的流行语来槪括,它“活在当下”。
因此,钢琴即兴配奏不仅仅是一种技术,更多的是一种艺术。
衡量即兴配奏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标准,只有好与不好。
要做到一个好的、富有艺术感染力的钢琴即兴配奏,需要钢琴师做好以下九个方面:

(一)具备一定程度的钢琴弹奏技术
不会弹钢琴的人,是无法在钢琴上弹即兴配奏的,这个道理显而易见。前言中说过,钢琴演奏技术,相当于即兴配奏这个专业的词汇,弹奏技术越好,就意味着词汇量越大。就像一个学习某种外语的人,如果他一个单词都不会,那么他是无法说这门外语的。
钢琴即兴配奏初级程度,要求学习者至少掌握《车尔尼钢琴练习曲849》中部的弹奏技能,或是钢琴业余考级五级的水平。只有具备这样的钢琴基础技术,才能在初级程度歌曲即兴配奏时,自如地演奏和弦、分解和弦等等;才能在短时间较好地完成即兴配奏。
随着即兴配奏学习程度及歌曲难度的加深,要求学习者的钢琴演奏技术随之提高,至少具备《车尔尼钢琴练习曲299》中部以上,或钢琴业余考级八级以上水平。只有具备了相应程度的钢琴演奏技术,当面对歌曲的和声、伴奏织体有较多复杂变化时,才能准确而又自如的弹奏。特别是一些连音、跳音、琶音、音阶、和弦、分解和弦、八度以及各种节奏的组合技巧,包括各种钢琴踏板的运用,都应该熟练掌握。
我在音乐学院二十年的钢琴即兴配奏教学过程中,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:钢琴技术好的学生,如果即兴配奏的学习也好,那么,越学到后面有难度的部分,完成即兴配奏就越轻松,并且即兴配奏无论是音响效果,还是艺术表现力,都是越来越好;反之,钢琴技术不够好的学生,在初级程度的歌曲即兴配奏时,还基本能完成,当歌曲难度增加,即兴配奏技术复杂变化时,因为受钢琴技术的制约,完成歌曲就很吃力,很多时候都是能配却不能很好地弹出来,自己也非常沮丧。
所以,想要弹好钢琴即兴配奏,就一定要先学好钢琴演奏技术,为钢琴即兴配奏打好坚实的基础。
但是,一定要分清楚,钢琴技术绝不等于即兴配奏技术,前者是以视谱练习为主来再现乐曲内容的,而后者带有很大成分的创造性和个性化色彩。如果光有钢琴技术而欠缺即兴配奏技术,那最终的表现形式就是其即兴配奏作品的“杂乱无章”、“华丽的单调”等等,即兴配奏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都是大打折扣的。

(二)熟练掌握即兴配奏的“硬技术”
钢琴即兴配奏通常需要钢琴师根据某首乐曲的音乐形象及情绪要求,在很短时间内,确定这首乐曲用何种调式调性、和声、伴奏织体、以及弹奏方式,并把这些立刻在钢琴上演绎出来。而这些区别于钢琴演奏的,即兴配奏范畴的基本功,是需要进行专门的、规范地训练的。从弹奏的角度出发,那些变化相对规范,形态比较稳定的一些因素,我们可以称为即兴配奏的“硬技术”。
即兴配奏的“硬技术”包括:和弦、织体、调式、调性四个部分。
和弦:要求熟练掌握大三和弦、小三和弦,属七和弦 (包括各种副属七和弦),以及属九和弦。每种不同的和弦,都有自己特定的色彩和音响效果。比如大三和弦的明亮,小三和弦的暗淡、柔和,属七和弦的紧张、动力等等。注意在头脑中建立好的“和弦意识”,培养自觉的听觉记忆,使和弦不仅仅是理论角度的抽象概念,而且是有具体音响色彩的形象思维。在和弦弹奏时,还应该注意和弦之间平稳、规范的连接,迅速建立手指对不同和弦位置的手感。这样,才能立刻在键盘上正确弹出和弦来,做到所谓的“心到手到”。
织体:通常称为“音型”,它是指和声声部的具体组织形式。即兴配奏的织体变化千姿百态,归纳起来,有三种基本类型:和弦式织体、带低音和弦式织体、分解和弦。其中,和弦式织体是指各声部同时出现,这类织体以音响丰满、厚实为特点。带低音和弦式是指低音与中间和声声部不同时出现,这类织体以节奏感强,音响厚实而又富于弹性为特点。分解和弦是指各个声部均不同时出现,这类织体以音响连贯抒情、富于线条感为特点。在即兴配奏当中,不同的音乐形象要选择不同的伴奏织体,在同一首乐曲中,三类伴奏织体都可能出现。
调式:即兴配奏可能会遇到各种不同调式的歌曲或乐曲,但最常见的还是大调、小调、中国民族五声调式。首先应该掌握大调与小调的配奏。欧洲大、小调和声体系,无论任何调性的大调与小调,有着完全一致的和声功能关系,尤其是同主音大、小调,它们的和声语汇可以方便地交替使用。而中国民族五声调式的即兴配奏,相对要难一些,这是因为中国民族五声调式,是单线条发展的单音音乐,它本身是没有和声的(这一点一些理论家还有争议),在我看来,很多民间音乐的大齐奏最能说明问题。所以,要配奏五声调式的歌曲,需要借鉴很多大、小调的和声语言方式,在大、小调的和声基础上,加入五声调式的元素,把握并突出其五声性。
调性:在钢琴的一个八度中,包含了十二个半音,而每一个半音都可以作为不同调式的主音。这就意味着即兴配奏者必须熟悉键盘上的十二个调的弹奏,才能随心所欲地移调。可以用固定调的移调观念,也可以用首调的移调观念,在即兴配奏中,第二种方法移调较多见。移调技术的掌握,对于即兴配奏中离调、转调以及变和弦的掌握运用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以上四个方面的因素,通常在即兴配奏中,是相辅相成、相互制约的,它们在具体运用时,还应注意:和弦要稳定,但和弦的位置、排列、伴奏织体的选择是灵活的;乐曲的节拍、速度、基本节奏要稳定,但节奏型的选择、节奏的变奏、补充要灵活;基本调式、调性要稳定,但移调要灵活;和声的语法要稳定,但和弦的具体选择要灵活。
在这里,稳定和灵活是相对的。既不能为了稳定而失去灵活,成为单调死板的即兴配奏,也不能为了灵活而不顾基本的节拍、节奏和音乐形象,一味炫技。

(三)在即兴配奏前,要明确歌曲或乐曲的音乐形象、风格的类型
前面说过,不同地域、不同民族的音乐语言,各有不同。而音乐形象的种类也是丰富多彩的。如果不把握音乐语言风格和形象的准确性,即兴配奏就可能“千人一面”。笔者经常听到一些自发地弹即兴配奏的钢琴师,配什么样的歌都一种手段,一种“味道”,很显然,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。
因此,在即兴配奏以前:
首先,应该区分乐曲的调式和风格:是欧洲大、小调式,还是中国民族五声调式。然后,再分别用不同的调式和声语汇,来准确、动听地表达乐曲。一般说来,典型的大、小调歌曲比较强调和声的功能性,在这类歌曲的配弹中,注意多用属七和弦(副属七和弦)与主和弦连接的核心和声语汇。中国民族五声调式是单线条发展的单音音乐,因此,民族五声调式的歌曲配奏,会借鉴很多大、小调的和声语言,但其风格又不完全是大、小调的和声风格,它与大、小调的和声还有着很大的区别,这些区别主要表现在:调式骨干音的区别;非五声骨干音性质、走向的区别;中国五声调式的调式中心音具有不规范的特点;中国民族五声调式主要是单音音乐以及旋律的单线条自然进行等等。针对这些不同,在即兴配奏中,应该注意突出调式主音的地位,处理好偏音的特殊效果、和弦外音,以及低音声部的五声性等多方面的问题。除此而外,还有很大数量的介于大、小调和纯粹五声调式之间的,“中间类型”风格的歌曲,比如近现代的一些通俗流行歌曲以及创作的民歌风味的歌曲,虽然从旋律上来看,它属于五声调式,但其风格却不是民间风格,而是一首现代歌曲,这类歌曲的和声通常会按照大、小调和声来进行设计,同时综合五声调式的因素,并针对复杂的情况加以灵活的处理。
其次,还要区分音乐形象的基本类型,分析乐曲的体裁,然后,再根据音乐形象和体裁的不同,分别选择其恰当的和声以及伴奏织体。歌曲的音乐形象和体裁,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:
颂歌型:这类音乐通常需要较强的力度和音响的厚度。所以,即兴配奏时,以和弦式的伴奏织体为主。
舞曲型:这类音乐强调的是各种各样特型的舞曲节奏。如圆舞曲、探戈舞曲、伦巴舞曲、中国汉族的秧歌舞曲、藏族的弦子舞曲、新疆维吾尔民族的赛乃木舞曲等等。在突出舞曲节奏的同时,伴奏织体的选择就灵活得多,不同的舞曲节奏,可以配上不同类型的伴奏织体。
抒情歌曲型:这类音乐通常速度都比较慢,因此,听觉对其和声色彩的感知相对清晰得多。配奏此类歌曲,大多以分解和弦织体为主,并特别注意和声语汇变化的丰富。
伴奏织体是和声语言运用于作品中的有规律的具体陈述形式,因此,即兴配奏时,创造性地选择和设计好伴奏音型,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.
在大量的歌曲中,经常会有一些歌曲具有两种以上音乐形象和体裁的特点,这就需要即兴配奏者的敏锐乐感以及综合分析的能力,结合以上的方法灵活地进行运用,才能在即兴配奏时做到准确而富有乐感地表达音乐。

(四)和声节奏与伴奏织体的规范化
什么是和声节奏?和声节奏:是指和弦使用时的时值长度。
这是一种音乐内在声音变化的韵律。我在即兴配奏许多中外世界名曲时就发现,这些名曲除了拥有优美动人的旋律外,其内在和声节奏大多数都很有规律,这种规律给即兴配奏带来了许多方便,使即兴配奏很容易就有良好的音响效果。反之,也遇到一些歌曲,内在和声节奏杂乱无章、随心所欲,即兴配弹起来十分不便。
即兴配奏时,为了保持音乐形象的准确、统一,整体具有均衡、好听的音响效果,就必须根据歌曲的具体情况,有意识地对全曲的和声节奏进行总体的设计,使和声节奏在全曲、段落或乐句范围内达到某种统一。避免和声节奏忽长忽短、忽快忽慢的变化。
某些歌曲如:舞曲、进行曲、摇篮曲等,通常以一种主要和声节奏贯穿全曲,形成较规范、平稳的和声节奏;而多段体的歌曲,则在段落内部保持和声节奏的基本一致,不同段落之间,根据具体音乐形象的需要,采用不同的和声节奏;如果全曲不存在统一的和声节奏时,可以在上下句之中采用相同的和声节奏,达到局部和声节奏的平衡与对称。而在乐曲的高潮或结束句中,和声节奏通常会有一定的加快或减慢的变化;如果在长短句、非方整性乐句的歌曲中,和声节奏难以规范化,那么在灵活变化的同时,尽可能在乐句、甚至乐节内加以统一。
还有许多中国民歌,由于单音音乐的单线条进行,其作品大多具有节奏变化的灵活性。所以,和声节奏的规范化并不明显。即兴配奏这类歌曲时,要注意规范化的和声节奏是必要的,但也不能勉强一种和声节奏贯穿全曲,让即兴配奏陷入一种死板当中,需要在灵活变化中做到相对的均衡和统一。
伴奏织体是表达音乐形象最直接的载体,伴奏织体选择失误,则音乐形象的表达就会失误。因此,伴奏织体的规范化同样具有很重要的作用。
伴奏织体规范化主要是指全曲或段落内,使用的伴奏织体在节拍、节奏、声部组织以及音的排列上基本保持一致。一般说来,单乐段的歌曲,音乐形象较为单一,这类歌曲的伴奏织体,一般不用做太多的变化。而在较大的曲式范围内,伴奏织体的变化就会多一些,这种变化要与音乐的曲式结构划分、以及音乐形象的变化相适应,这样,既可以表达准确的音乐形象,同时也方便弹奏。如果在一个小的片段内,随意改变伴奏织体,容易将音乐搞的支离破碎,影响整体音乐形象的表达(少数节奏自由的散拍和戏剧性强的音乐除外)。
总之,和声节奏与伴奏织体的规范化,是即兴配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如果个别和弦选择失误,影响的只是局部,而全曲和声节奏与伴奏织体的选择、组织失误,影响的就是整体音乐形象。

(五)处理好歌曲或乐曲的结构布局
音乐也是一种语言,它和文字语言一样,有着自身内部的层次和段落结构。而音乐艺术又是时间的艺术。一段完整的音乐,就是一组不同的时间片段。因此,它不像文字或绘画艺术一样,其结构一眼就能看清。在即兴配奏时,如果想让听者明白,一首歌曲或乐曲中,音乐的层层递进或变化,并且每一次变化想表现些什么,就一定要把握好乐曲的整体结构,做到层次清晰、有条有理地表达;而那种无规律、无理由地快速变换的复杂音响,听起来只是一片混乱,不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。
音乐内部的结构布局,根据不同的音乐各有不同。但不论单一曲式或者复杂曲式,都有着它特定的规律性。中国传统音乐中,关于“起、承、转、合”的说法,可以理解成对音乐结构的精炼的概括。
起句:歌曲或乐曲开始的部分。大多数歌曲在这一部分,通常音乐情绪较为平和(某些开头就是高潮的音乐除外),因此,伴奏织体要简练,形象要鲜明,和声要清楚,可以多用简明清晰的和声,如正三或属七和弦,调式调性要明确。如果一开始就大量使用副三或各种副属和弦、变和弦,不但起不到色彩丰富的作用,反而会模糊调性,失去音乐向前发展的余地。
承句:是音乐乐思呈示的小节或停顿,在音乐情绪和音乐形象方面,通常是“起句”的延续和呼应。因此,注意处理好和声的半终止或终止就可以了,其伴奏织体与和声语汇不用做较大的复杂变化。
转句:这是乐曲的重点部分,是乐思对比或展开的地方,往往是全曲的高潮所在,也是即兴配奏需要精心处理的部分。为了突出此部分,和声以及伴奏织体的丰富变化就很重要。可以多采用不稳定的和弦,增加音乐的动力,也可以采用其他未用过的和弦,丰富音乐的色彩;并且改变伴奏织体与和声节奏,与前面部分造成强烈的对比,给人以深刻的映像。
合句:这是全曲结束的部分,具有总结的性质。伴奏织体可以再现“起句”,也可以与之不同。和声方面,要处理好乐曲的终止,完满结束音乐。某些意犹未尽的歌曲,还可以在终止式以后,接上一个补充终止。
在即兴配奏时,要根据乐曲的具体情况,灵活运用“起承转合”的原则,就能更好地表达和再现音乐。

(六)在明确调性的基础上,注意处理好不同调式调性的互相渗透
在如海洋般众多的音乐中,有很大一部分歌曲或乐曲,都有调式调性互相渗透的现象。如平行大小调交替、同主音大小调交替、中国民族五声调式同宫系统调式交替等等。只有准确判断并把握歌曲中,是否具有不同调式交替的情况,才能在即兴配奏的时候,有很好的音乐表现。
平行大小调交替:指调号相同、主音相差小三度的大小调,在同一首歌中交替出现,如C大调与a小调。其中分为两种情况:有大调中交替平行小调,也有小调中交替平行大调,后者情况居多。比如歌曲:《亲密爱人》、《红莓花儿开》等等。
同主音大小调交替:指调号不同,但共用一个主音的大小调,在同一首歌中交替出现,如C大调与c小调。它也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在小调的基础上交替同主音大调,另一种是在大调的基础上交替同主音小调。比如著名的歌曲《美丽的西班牙女郎》,从前奏到歌曲结束,整首歌的调式交替为:F大调——f小调——F大调。
中国民族五声调式同宫系统调式交替:指宫音相同,但调式主音不同的五声调式,在同一首歌里交替出现,如:C宫调与G徵调、C宫调与A羽调等等。我国民族音乐中,有着非常丰富的同宫系统五声调式交替的现象,比如歌曲《茉莉花》,以C调为例,短短的旋律中,开始部分是C宫调,后面部分是G徵调。这种同宫系统的调式交替,类似于欧洲音乐的平行大小调交替,主要是根据调式主音的变化,强调不同调式的基本和声语汇。即兴配奏时,用和声手段强调同宫系统五声调式交替的色彩,是民族传统调式交替与欧洲大小调交替的和声手法相结合的产物。
这些不同类型的调式交替,虽然在同一首音乐中,却是两个调式中心,一个为主,一个为次。比如俄罗斯歌曲《山楂树》,主调是小调,当中交替了三次平行大调。要让听觉感觉到调式中心的转移,就需要用和声来加以强调。通常会采用前后调的共同和弦“搭桥”,进入到新调,再用新调的核心语汇(属七和弦——主和弦)来确定新调;但也有少数音乐,不需要“搭桥”,直接用新调的属七和弦——主和弦进入的。前一种方法调式变化时音响效果非常自然,是调式交替时用得较多的和声手段;后一种方法调式变化时音响效果对比鲜明,也是一种重要的和声手段。具体用哪一种,要根据歌曲的实际情况来选择。
处理好了调式调性的互相渗透,就能在即兴配奏时,更准确地表现音乐,丰富乐曲的整体色彩。

(七)设计好伴奏对旋律的补充
音乐在进行中,总有着各种各样的长音或休止,我们把这些部分称作音乐的静停部分。如果在这些部位,伴奏不主动对旋律进行补充,势必会出现空挡,造成乐思的停顿,影响整个乐曲的动态进行,以及乐思的完整性。
那么,怎样才是易于弹奏又行之有效的补充方法呢?常用的手法有三种:华彩性补充、模仿性补充、线条型补充。
华彩性补充:是即兴配奏中用得最多的补充手法。其音响材料主要有:和弦、分解和弦、自然音阶、半音阶、平行和弦等,比较容易信手拈来。它具有流畅、鲜明的补充效果,多用在乐节、乐句、乐段的节奏间隙与结构的停顿处,起填补旋律节奏空白、对旋律加以装饰、或上下句的连接作用。
模仿性补充:顾名思义,就是补充的音调材料是对旋律的某种模仿。它可以从旋律中,直接截取较有特性的片断、动机等,原封不动地进行模仿补充,这种补充一般不会太长,称为动机性模仿;也可以选取旋律中某种特性节奏加以模仿补充,但音调需要即兴创作,称为节奏性模仿;还可以选取旋律的音程关系或旋律的走向进行模仿补充,但模仿的节奏不一定与旋律节奏相同,称为走向性模仿。模仿性补充的声部与旋律声部应尽可能不同,这样可以造成音色上的对比,效果会比较好。
线条型补充:是更富于抒情效果的一种补充,一般用于较慢速度、较长空隙的旋律中。它的方法是:在和弦音的基础上,结合使用多种变化的和弦外音,使补充的乐句富于旋律性。这种补充手法有较多的创作成分,难度较大,要注意和弦外音的正确使用,并且,还要注意与旋律风格一致。
大多数的歌曲,几种补充手法都有可能出现,具体使用哪一种,这需要根据歌曲的实际情况来定。既不能单调呆板,也不能画蛇添足。
正确选择和设计音乐静停部分的补充手法,对音乐常常起着“画龙点睛”的作用。它使乐句之间的联系更紧密;每一次音乐形象或情绪的转换、过渡更自然;同时也能使伴奏与歌曲之间的互动关系,得到很好地体现,

(八)把握音区的分配,并设计好低音声部
钢琴88个琴键,根据其音色的不同,大致可以分为低音区、中音区、高音区。各音区在音乐表现上,有不同的作用。高音区音色清澈、明亮,主要是旋律声部的活动区;中音区音色坚实有力,浓淡相宜,是和声声部的主要活动区;低音区音色深厚、浓重,是低音声部的主要活动区。
我在多年的教学中发现,许多自发的弹钢琴即兴配奏,没有学习或受过规范的即兴配奏训练的人,在即兴配奏的过程中,通常都会只顾弹奏顺手,不去考虑音区的问题,所以会出现伴奏音色与旋律音色极不相融的情况,大大降低了音乐整体音效的美感。
那么,要怎样才能获得好听的音响效果呢?
这就需要在选配恰当的和弦后,选择好和弦展现的音区。我把它称为“最佳和声音区”。
所谓最佳和声音区,是在以中央C为中心的,上下两个八度左右(c——c2)。因为在这一音区内,和弦密集排列音色不浓不淡比较好听,同时具有比较丰满、清晰的和声效果。如果和声音区偏高,则太过明亮而缺乏力度;反之则太浓,显得浑浊、沉重。
我们遇到的歌曲,大多数都需要均衡而美的音效,所以即兴配奏时,要注意将和声经常放在最佳和声音区弹奏,并根据旋律的音区,来选择和弦的最佳位置,保持和弦的正确连接,以获得和声层的平稳进行。注意伴奏的音组不要离旋律太远,否则音色不容易融合;当然也不要太近,太近两手容易重叠,不方便弹奏。把握住这一点,在即兴配奏时,就比较容易获得好的音效。只有当少数特殊音乐情绪需要,我们才会将伴奏与旋律距离拉开,或者是故意在演奏和弦时,频繁换音组,以获得音色上的极大对比来表现。
除此而外,在即兴配奏时,设计好低音声部 ,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。
对于任何听音乐的人来说,听得最清楚的就是旋律和低音。这两个声部就构成了和声进行的“外声部框架”。外声部框架的良好构造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体和声效果是否良好。
我经常遇到一些自发地弹奏即兴配奏的人,对低音声部的合理性考虑很少,通常都随手乱弹,甚至会出现“老八度”,即旋律什么音,低音就是什么音。这样一来,整体音乐效果,可想而知。
低音声部的设计,是一个大的命题,在今后的即兴配奏教学中,会由简入深地进行讲授。不同的音乐,对低音的要求也不一些样。比如进行曲的低音声部会多用跳进;而抒情歌曲的低音声部会多用级进等等。简而言之,构成外声部良好框架的基本要求是:外声部框架多用三、六度音程;同时注意低音声部的自然流畅;外声部多用反向进行,保持音响的平衡。

(九)设计好歌曲的前奏、间奏和尾声
歌曲的前奏、间奏、尾声,与歌曲整体音乐形象的布局有着紧密的联系。因此,在即兴配奏的时候,设计好它们,将会使音乐形象更完美,结构更完整。
前奏:是在歌声出现之前,钢琴先弹奏的部分,是歌曲音乐形象和情绪的预示,它起着为演唱或演奏者提示节拍、速度、音高以及调性的作用。平常我们遇到的歌曲,有一部分作曲家已经写好前奏,只需要准确地即兴配奏就可以了;但也有一部分歌曲,作曲家没有写前奏,这就需要钢琴师即兴创作并设计好前奏。通常比较简单而惯用的前奏设计方法有两种:一是选用歌曲最后一句完整的乐句做前奏,二是预示几小节某种和声进行的伴奏音型做前奏。当然,音乐的种类和变化是无穷的,不是所有的歌曲使用前面所说的两种方法,就能获得好的效果。这就需要即兴配奏时,根据音乐的具体需要,设计较复杂的前奏,归纳一下,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:如旋律型:根据旋律中某一动机发展变化而成,其音调与主题旋律音调既要有联系,但又不能完全相同;华彩型:由和弦、分解和弦、琶音、或某种线条性的华彩音型构成,可以是规范化的节拍、节奏,也可以是自由节奏;情景型:采用某种造型性手法,来模仿自然界一些声音,造成对某种情境的渲染,节奏灵活、自由。
间奏:是在歌声暂时停顿的地方,由钢琴演奏的片断。其作用在于连接不同的乐句或段落,给歌唱者以短暂的休息,体现不同音乐形象的自然转换。关于间奏的种类及方法,前面第七个部分已做较细致的说明,这里就不罗嗦了。
尾声:是在歌曲的演唱旋律结束之后,钢琴伴奏继续演奏的部分,从而使乐曲的结束更加完满。根据音乐形象的不同,尾声的设计和处理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。比如:进行曲风格的歌曲,通常需要坚定而干脆结束的尾声;而抒情歌曲,通常需要富有旋律感的长乐句作尾声……等等。设计尾声时,常用的方法有这样一些:可以将前奏加以变化,形成首尾呼应;可以在主持续音上构成线条化进行或华彩音型;也有为渲染某种效果而使用的特定音型;还可以重复某一动机,逐渐消失等等。
综上所述,钢琴即兴配奏,是一个复杂的、多方面的、集多种知识技能为一体的艺术形式。要弹好钢琴即兴配奏,必须要通过长时间的规范系统、循序渐进、努力地学习和训练,通过大量的键盘和声以及即兴配奏歌曲练习,将即兴配奏的硬技术灵活运用到实践中,并在这个过程中,要做到眼(看谱)、脑(想和声、织体)、手(弹奏)、耳(监听)四个方面的协调,这样,才能不断地进步,迅速提高钢琴即兴配奏水平,做到“心到手到”,一出手就是“正谱”的效果。
如果你希望摆脱正谱的约束,自由抒发心底的乐声;
如果你希望能随心所欲地弹奏自己喜欢的歌曲或乐曲,让“尘封”的钢琴重放异彩,带给自己、家人和朋友更多的快乐和美好音乐享受……
那么,请一起学习钢琴即兴配奏吧!
——完——

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:

发表评论:

请输入您的昵称!(必填)

正确格式为:http://yunmingwang.cn/blog(选填)